厦门 ,我从未见过一朵丑陋的云
作者:admin
发布日期:2019-11-19

       

  一个人的旅行再随意不过,不必向任何人交代情绪,也不必慌慌张张地赶行程,挤景点。在街头漫无目的地闲逛,或在海边静坐一下午,依然能收获好心情。

  我在夏天刚刚开始的时候来到这里,彼时厦门的雨季才刚过去,天空是辽阔的水洗蓝,蓊蓊郁郁的绿植一字排开,路边摊的招牌上涂着夸张的红。

  海岛城市给人的感觉原本应是热烈而张扬的,厦门却散发着一股泰然自若的从容与宁静。哪怕身处最为繁华的闹市之中,也不会被喧嚷声惊扰,反而借居于榕树深处的蝉,鸣叫声可盖过整座城市的声音。在一起一伏的蝉声中,便能自然而然地感受到一种怡然的清凉。

  厦门的夜来得无声无息,当日头隐没于大海尽头,海中的薄荷绿被一场夜覆盖,开始泛起群青色的涟漪,只觉得空气中厚重的热被一阵阵海风打薄,像是突然落了一场无形的雨。我第一次在夜色中看海,海岸上挤满了游客,他们的喊声被抛向大海,合起来传到我耳边时,竟还不如我自己的叹息声。我想,这也是厦门如此安静的原因之一吧,所有的嘈杂在海的包容下,都会被碾为细小的粉尘。

  鼓浪屿被一片海环绕着,海中的薄荷绿与天边的水洗蓝在尽头相接,这里与岛外,犹如两种人间。如果说岛外是从容且宁静的,那么鼓浪屿则有着笃定的淡然。它像是在森林里迷路时,突然出现在你眼前的一座秘密花园。那些折来弯去的深巷有着迷人的神秘感,也透着些许老旧的成熟与厚重。热辣的阳光落进盘根错节的榕树中,只余下一片没有温度的光影。

  岛上的商贩们也都温温柔柔的,安静地盘坐在一处阴凉地,用蒲扇轻轻地驱赶着蚊虫,以等待者的姿态望着过往人群。我被一位卖酸梅汤的阿婆吸引,她麻利地给我倒上一杯,冰冰凉凉的味道,一下子消散掉夏日里所有的困倦。

  厦门作为一座经济高速发展的海滨城市,无理由还能给人如此平静的感觉,可你身处其中时又确确实实能感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闲适与宁静。心甘情愿卸下所有的伪装和铠甲,认认真真地面对自己,从而于平和中汲取努力生活的能量。

  离开鼓浪屿时,我独自在码头足足待了两个小时,看着走在黄昏里的搬运工们装货卸货,汗水夹在他们黝黑的皱纹里,又黏又痒,却也无暇去擦;游客们成群结队地堵在码头,空出的街道像是突然被放大了;夜灯逐一亮起,光芒投入海中,被海浪卷进一个个群青色的拥抱中;海风徐徐吹来,夹带着丝丝夏日的清甜和冰凉,温柔地拍在人身上。我知道,厦门的夜要来了。不过,我还想在这里多等一会儿,等一场更为浓稠的夜。

  认识丫头的时候,我也是一个刚出社会的傻丫头,跌跌撞撞去实习,不懂规则,满身锋芒。而丫头从遥远的家乡来到魔都,第一眼...

  --生活不只有眼前的苟且,还应该有诗和远方 村上春树创造了一个词--小确幸,指的是微小而确实的幸福,是稍纵即逝...

  (一)白果被检查组带到办公室单独谈话,安全检查组织周可是罗总的同期,办公室的氛围很差。 “项目是公司的重大商业机密...

  老爹的牛肉干,为了远在他乡的孩子,重掌大勺,只为满足孩子心中家乡的味道,其实更多是思念,一种牵挂,算是一种寄托吧。...

  后天有个面试,虽然没有明确写出是interview,但是我还是打算穿suits去,穿得太糟糕气场总是会弱很多。于是...

上一篇:时光,匆匆,太匆匆
下一篇:没有了